东山资讯网
www.dongshanzixun.com
“哲记”商号:百年老店 红色记忆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5-07-13 21:21作者:陈炳文来源:《铜山古城》微信公众号网址: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NDI3ODcwNw==&mid=207376655&idx=1&sn=8f730334d24b7e8fb77eeaf5a5818127&3rd=MzA3MDU4NTYzMw==&scene=6#rd


  驻足铜山古城后街与布店街接壤处,举头便赫然看到“哲记南北京果”的招牌。店主汪哲生(注1),取其“哲”,故名“哲记”。后街、布店街、前街、打银街、打铁街等,曾经是古城的经济中心,商店栉比鳞次,项背相望,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好一派繁荣昌盛景象。随着城镇的扩大,经济中心外移,取而代之的有团结路、万祥路(二十四米路)、滨海路、苏峰一路、二路……。历史在前进,时代在变迁,相形之下,昔日的老街风光不再,偌大的后街与布店街,老祖宗遗留下来的店铺,或被肢解,或被改头换面作为民居。有的年久失修废为空基地,人流日少,愈显沧桑。然而,哲记南北京果店,它一路走来,始终如一,仍惨淡经营着老本行。它孤独地坚守着,象个守空巢的老人,无声地诉说着曾经的岁月:

  ——它是东山解放前夕国共谈判的秘密点;

  ——它有着出自书法名家高柏岭之手、东山保留最完整的百年老字号金字招牌;

  ——它百年来不曾一日中断过,沿袭经营着一种行业。

  一九四九年十月云霄县和平解放;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东山盐警大队起义投诚;兵临城下,东山解放指日可待。为了避免兵戎相见,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东山县工委积极寻求和平解放东山岛的途径。据《东山县志》1994年版记载:“翌年2月(1950),中共东山县工委、县人民政府工作队对第58师(注2)进行争取工作,但谈判未成。”又据《东山县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大事记(1949—1990)》记载:“(58师师长)洪伟达看到金门方面给他们的补给越来越少,感到处境狼狈,在形势所逼之下,派了一个副团长夏森到云霄和我方谈判。当时,我方参加谈判的是县长张书田和顾问王健行。在谈判中我方提出,国民党军队应立即停止对东山人民的迫害和搜刮,投诚起义,立功赎罪,既往不咎,愿回家的发给路费,愿工作的量才录用。对方提出保留原职原薪等很多条件,谈判经过三次未达成协议”。县工委根据上级指示精神,为了掌握东山岛上更多的军事政治情报,了解他们投诚起义是否真心,为下一步解放东山制订战术方案,决定派员深入东山城关与洪部继续谈判和收集材料。

  在云霄青干班学习的知识青年蔡维民(注3),时年廿二岁,曾在东山中学读过书,有文化,会讲普通话,处事机警,对城关环境较熟悉,他便成为深入虎穴的最佳人选。是日,罗全贵(原东山三区区委书记、解放后曾任诏安县委书记、宁德地委副书记)把蔡维民带给县长张书田。张如此这般地对蔡维民布置任务,又说,关于接头地点,我们已经通过内线关系,确定在城关后街哲记商店楼上,店主人汪哲生,商会常务委员,社会贤达,开明人士。蔡的谈判目标是力促东山和平解放。张县长最后还说,如果感到不便,就不强你所难,可另觅他人。蔡维民底气十足地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请县长放心,常言道,两军对垒,不斩来使。况且,东山国民党兵团团长何培英是我的堂姐夫,他住在城关石鼓街;还有东中校长萧笠云(注4)、黄启宗、同学蔡永康等我都认识,如有什么不测,可找他们帮忙。”张书田县长说,你千万不能在何培英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和其他社会关系,宁可牺牲自己也不要用上,否则,会诛连他人。蔡维民表示遵照首长的指示完成任务。

  第二天,蔡维民与夏森从陈岱坐船至后林上岸,在后林国民党营地,夏森要了一套国民党少尉服装让蔡维民穿上,经过一番乔装打扮,两人便大摇大摆地途径前坑洞、前后马垵、古港、康美等地来到接头点城关哲记,老板汪哲生接待了蔡维民,把他安排在二楼房间里,从房间的摆设,看得出这是主人眷属住的地方,临时腾出作为谈判使用。三餐饭菜由店伙计王庆武(解放后曾任陈城供销社主任)负责递送。

  一九四九年十月廿四日,我军在金门古宁头战役失利,中央军委要10兵团好好总结经验教训,以利再战。为此,我方首长急需金门方面敌情动向。为配合全国解放战争形势需要,蔡维民根据县工委的指示,要求夏森在接头时,顺便将从金门等敌占区搜集到的报纸和情报资料送到哲记楼上。夏森按要求提交了一些金门等地报纸和资料,而对起义投诚事宜避而不谈。蔡维民从侧面获悉洪伟达内部对起义投诚意见有分岐,时金门国民党第十七军军长杨维翰已带第51师2700多名官兵进东山增防,伙同洪伟达部大肆抓兵派款,城关到处是南逃国民党军官团(再生部队)官兵,山雨欲来风满楼,局势急剧变化,洪伟达此时已无心也无力继续谈判。

  之前,蔡维民曾深入顶街“福成”(解放后为工商银行)国民党58师师部刺探,把搜集到的情报记在心里,一旦有新动向,即回云霄向我方首长汇报,我军根据提供情报进行研判,制订相应战斗准备。这样来来往往有三次,每次在“哲记”住上三天二夜。

  有一次回云霄路上,在八尺门渡口把国民党军官服装脱下,换上便服,坐船至陈岱,一上岸,解放军侦察员认为蔡维民有异样,便进行检查盘问,从身上搜出许多敌占区报纸和一些材料,更加怀疑,便把他押解到侦察连。连长一见到蔡维民,哈哈大笑,并为其松绑、握手、接风。

  一九五〇年三月底,蔡维民应召回云霄驻地,胜利地完成了党和人民交给的任务,为我军解放东山岛做出应有贡献。朝鲜战争爆发,党中央放弃解放金门、台湾计划,全力以赴抗美援朝,蔡维民搜集到的金门等地报纸能否用上,无从查证,但他已尽职尽责,历史应该记上一笔。“哲记”老店也因此烙上红色印记。

  一九五〇年五月十二日,东山岛全面解放。百废待兴,县工委着手组建“东山县工商业联合会”,大会推选汪哲生为主任委员、林玉书为副主任委员、谢祖惠为副主任委员兼秘书。汪哲生任“主委”,是全县各商户对他的信任,更是县工委的必然选择。

  根据一九四八年历史档案资料记载,东山县各行业商号共有656间,而每个商号一般都有一个招牌,或用木雕的,或是描在墻壁上,但大多是用玻璃制作匾额,哲记南北京果店专营南北干果,闽南、台湾俗称“篢仔店”,其匾牌是泥塑浮雕(据说是东山泥水名匠蔡定基制作的),用料上乘,作工精细。匾长320厘米,宽60厘米,每字40×37厘米,字体为魏碑。刀法刚劲犀利,浑厚醒目,为店面增辉,是铜山籍闽南著名书法家高柏岭经典之作。

  一九五六年东山开始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所有商号纳入公私合营,商号匾牌全被卸下,不是被砸碎,便是付之一炬。哲记南北京果店匾额,因是泥塑的,既不能火烧,砸破也颇费周折,所幸保留下来。主人为了不被挂上“反攻倒算”帽子,在历次政治运动来临之际,先用红纸把招牌复盖住,写上“走社会主义道路”或“斗私、批修”等标语口号,历尽劫数,得以保存至今。于今,逢年过节,主人都要用清水把匾牌逐字洗刷一遍,永不言弃。

  回乡的台湾乡亲、南洋的老华侨路过店前时,伫立良久,凝视匾额。他们一边追溯历史,寻找昔日的辉煌,一边思索着许多老街和老店已开始被人遗忘,何以这方匾额能得以百年护存。哲记南北京果店从私有——公私合营——供销合作——政策赎买,历经百年沧桑,几易其主。然而,不管所有制如何改变,生产资料归属何家,它都不间断地执着经营“篢仔店”,随着时间的推移,生意日艰,但其店面格局基本保留原来的历史风貌,这是值得庆幸的事,在东山堪称寥若晨星,弥足珍贵。

  在与汪哲生后人交谈中,获悉下一代人拟将其拆除后重建加楼,我为之一震。写到这里,笔者意在能引起有关部门重视,好好保护这承载着红色内涵的百年老店,列入文物保护单位,否则将会在东山文史上畄下遗憾。

本文作者(右)与蔡维民合影

注1:汪哲生,(生卒年份不详),读过私塾,为人谦让。年青时当过水客(采购员),由于信誉好,被潮汕一大商家指定为东山代理商。后略有积攒,遂于民国初开设“哲记”商号,专营南北京果。历任东山商会理事、常务委员。解放后首任东山县工商联主任委员。三反五反时被定为历史反革命分子,判刑13年,后改判8年。刑满释放回家,拾杂糞为生。1971年上山下乡。1983年县有关部门给予无罪平反,其时,汪哲生已往生多年。

注2:即国民党整编58师,亦称“再生部队”。

注3:蔡维民,一九二八年生,陈城镇湖塘村人。解放前夕云霄青干班学员。东山解放后,曾任县长张书田秘书、口语翻译,后任县农会干事。一九五三年九月,因家庭被划为地主成份,通知退职回家。务农期间,老领导郭丹、张书田、谷文昌、罗全贵都以不同形式关心过问小蔡生活情况。一九八二年落实政策,安排在县农委,享受“512”待遇。今虽已届耄耋之年,但精神矍铄,侃侃而谈。

注4:其时,萧笠云先生已经离开东山。


【江夏点评】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东山民间残存的历史记忆,正随着老一代人的逝去不断消失。领受域外乡人重托,近期东山资讯网完成香港注册,历程体验更深。过台湾、走南洋,飘洋过海的东山人在海外也留下了很多东山故事。遗憾的是,抢救挖掘已日渐困难……幸有当事人,留存当年事;更待后来人,见证当前事。记录正在发生的历史,我们责无旁贷,更时不我待!(@江夏)

文章分类: 文史钩沉产业财经
分享到:
留言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