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资讯网
www.dongshanzixun.com

庄振基:风吹岭战斗的记忆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08-01 23:17作者:庄振基

打好仗,要有过硬的杀敌本领

--诏安风吹岭战斗的记忆


·庄振基·



  又值“八一”建军节的到来,1959、1960年入伍在31军守备89团1营1连服兵役的云霄、诏安、东山县籍退役老兵于节日前夕又在原连队驻地东山岛聚会了。当年,战友告别军营时有个约定:每年“八一”前夕,相约蝶岛。今年,正逢他们当兵六十周年、五十九周年的时候,当年青春焕发的战友,如今头发花白耄耋的老人,更珍惜这次的聚会。

  相聚见面,他们伸出双手,敞开胸怀,紧紧拥抱,又一次追忆军营熔炉般火热的生活;追忆1963年6月22日参加诏安县凤山风吹岭360高地围歼美蒋武装特务“反共挺进军六十一支队”一幕幕的战斗场景。

  五十六年前,为什么会发生风吹岭战斗?

  老兵们追忆:一九四九年蒋介石带着遗部逃到台湾岛。自此一直做着反攻大陆的黄粱梦。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大陆连续三年遭受严重自然灾害,蒋帮伺机反攻大陆。1962 年春夏之交,在蒋帮蠢蠢欲动时,前线军民来个“紧急备战”老蒋的阴谋破灭了。敌人就是敌人,蒋帮仍不甘心失败,1963 年改为派遗小股武装特务,企图潜伏内地山区建立“游击走廊”,等待时机配合蒋军正面反攻大陆。

  老兵们追忆,那时他们连驻地在东山岛大岭山半山上营房。1连是岛上驻军 1 营的机动作战连队。1营守备防区东山岛及云霄、诏安县。

  1963年6月22日,美蒋武装特务“反共挺进军六十一支队”乘船离开台湾,伪装渔民,白天在海上游弋,晚上趁夜幕在东山湾与诏安湾之间海域偷渡上岸。上岸的敌人,很快被警惕性高的东山、诏安县军民发现。

  当诏安县境内有了敌情,1连奉营部命令,快速派出二、三排共六个班精悍的兵力,在连长王汉杰、指导员沈枚顺(诏安县籍,原乌山游击队员)带领和诏安民兵配合下一起参加围歼小股武装窜犯敌人的战斗。1 连官兵士气高昂,捉住战机,在敌人还未潜伏进那群山起伏绵延、山高林密的山区,于诏安县凤山风吹岭一带被我官兵围追上。当敌人窜进 360 高地时,王连长、沈指导员亲临火线指挥作战,果断采用兵分多路、迂回包抄、切断后路、猛攻狠打、速战速决、全歼敌人的战术。敌人尽是亡命之徒,仗着山上复杂地形地物,拼死抵抗。经过激烈的战斗,歼灭美蒋武装特务“反共挺进军六十一支队”,活抓少校副支队长余业杰。

  停泊在老兵们的记忆中,风吹岭战斗的场景是刻骨铭心的,因为他们亲历了;虽然是一次小规模的战斗,但胜利来之不易。老兵们说:风吹岭战斗,是对1连指战员过硬的思想觉悟和过硬的杀敌本领的一次检验。

  老兵追忆,1连原是华东军区公安80团1营1连,连队指战员来自“三野”和闽南乌山游击队,1950年5月12日参加解放东山岛战斗,1953年7月16日参加东山保卫战。在东山保卫战中,1连长丛树芝(山东籍)、指导员柯庆年(龙溪县天宝村人)奉令带领一个排三十六名指战员在西埔庙山上阻击敌人,激战二个多小时,歼敌 147 人,完成阻击任务。我官兵大多壮烈牺牲,用青春的热血染红庙山。牺牲的指战员中,闽南籍19人,其中龙溪县(龙海县)籍7人。他们是为守卫海防,保卫父老乡亲的幸福家园和新中国的建设而壮烈牺牲的。东山保卫战胜利后,华东军区授予1连为东山保卫战“集体一等功臣连”。每当新战士来到连队,连首长带他们参观庙山阵地,参观东山战斗烈士陵园及烈士陵墓,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继承烈士遗志,学习先烈精神,成了连队战士苦练杀敌本领,时刻准备打仗的高昂战斗意志的力量源泉。

  1963 年6月22日中午,战士正“和衣”午休,连队接到参战令,没经过战前动员,官兵纷纷争着上战场。连长王汉杰刚疗养回来,营首长不让他参战。他一再要求说:“两个排要出发参战,我当连长怎能不上!”营首长批准后,他参加了最后围歼敌人的战斗。六班长陈水千正生病在床,两餐没吃饭,一听有仗打,坚决要参战,在围追敌人的途中几次晕倒,爬起来跟上队伍,坚持战斗到胜利。当军车驶过八尺门海堤,奔驰在漳诏公路上,车箱里干战纷纷表示要坚决打好仗,消灭窜犯敌人,守卫海防,为烈士报仇,为人民立新功,为 1 连战旗增荣誉。他们互相鼓励,唱起激励斗志的军歌。五班副陈桂美鼓动战友说:“看谁抓的俘虏多,缴的枪多!”在围追接近敌人运动中,闽南的盛暑,中午的炎日似火烧,有好几位同志晕倒,醒了他们始终坚持跟上队伍。军车在公路上奔驰,颠颠簸簸,九班战士黄加柏晕车吐了几次,一投入战斗,与班长一起冲上 360高地,投入战斗,战斗胜利后晕倒,回营后三餐吃不下饭。六班战士张华荣跑的猛,口渴讲不出话来,但他始终坚持冲在前面。围追敌人途中,七班长王先景三次晕倒,喝点水又坚

持战斗,战斗胜利结束后住进医院。

  《孙子兵法》道:兵贵神速。老兵们在追忆风吹岭战斗的胜利时,深深体会到连队“快”的作风,对捕抓战机迅速歼灭敌人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而连队行动快的作风是靠平时一点一滴锻练培养出来的。1连长期担任一线守备机动作战任务,随时都准备打仗。充分认识到注重培养部队快的作风的重要性。为了提高连队紧急集合的速度,连长亲自到八班具体研究装备放置次序,规定注重事项进行反复演练,取得经验后,全连推广。官兵晚上睡前衣、裤、帽、腰带、鞋放置次序排列。经过一段时间锻炼,紧急集合的速度由过去的四分钟缩短至一分钟。为了养成战士自觉遵守纪律,严格执行命令的习惯,在日常生活中,干部除了严格管理,还特别注重以身作则,做战士的表率。干部能严格要求自己,战士就能自觉地服从命令,快的好作风就能养成。

  老战士追忆这次的战斗,1 连从接到营首长的征战命令到队伍登上军车出发,用了十四分钟,中间下山跑了三华里。一路上,军车在路况差的情况下,用了四十七分钟迅跑了七十六华里。下车后,十九分钟翻越三个山头,又猛跑了八华里,围追上敌人,投入围歼战斗,迅速歼灭了敌人。老兵们说,这次连队的行动神速,如果没有平时淬砺,是很难做到的。

  俗话道:打铁,还要自身功夫硬。老兵们说,经历风吹岭战斗,深刻体会到,战场上要战胜敌人,要有过硬的杀敌本领。要有过硬的杀敌本领,连队平时训练必须从难从严,从实战需要出发,做到仗怎样打,兵就怎样练,才能保证打胜仗。1 连干部、战士平时练习射击的时候,把靶子放在较隐蔽的地形上。练习射击前,连长把连队带出急行军跑步二三千米后再练,锻练战士在紧迫情况下能沉住气打得准;把连队带到海边风沙口地段练习,锻练在复杂情况下能打得准。战士初步掌握射击要领后,就练习耐力。起初只有少数人可以能连瞄七枪无误差,后来多数人可以达到连瞄三十枪无误差。经过苦练,射击技术有了很大提高。战前,三个实弹射击演习,打了两个优等,一个良好。投弹训练,当全连突破四十米改练投防御手榴弹。经过苦练,全连战士投弹一斤重的手榴弹,平均到达四十三米。连队经常组织官兵全副武装爬山竞赛,提高山地行军等作战能力,做到平时军事训练符合实战要求。

  在围追敌人的急行军路上和战斗中,各项兵器使用和战术动作上都发挥较好的作用。五班副陈桂美带的轻机枪,一直跟随班长的战斗队伍,敌人的手榴弹落在他身边,仍继续射击,掩护全班冲击。四班副汤大肚是连队特等射手,在二百米的距离上,“哒哒哒”“哒哒哒”,以两个点射打死一个负隅顽抗的敌人。九班长张坤元与战士黄加柏,利用手榴弹炸烟掩护冲击。张坤元是连队投弹能手,离他四十多米处的一个敌人被他一颗手榴弹炸翻了。五班战士任与均一直冲杀在前头,当离敌人四十多米时,因山徒仰角大,手榴弹投不到。他不顾敌人火力拦阻,跃进二十多米,投出一颗手榴弹炸死一个敌人。另一个狡猾敌人隐蔽大石头后朝他射击。他冲过去:“哪里逃。”声出枪响,撂倒敌人。一个敌人在我战士刺刀下,双手哆嗦从挂包里掏出金灿灿的金条求活命。“缴枪不杀。”在我战士正义喊声中举起双手,乖乖被俘。实战证明了,只有平时练得精,战时才能真正过得硬。

  老兵们追忆:平时,1 连官兵关系融洽,亲如兄弟;战时互相关心,互相鼓励,并肩作战。记得 1961 年,战士家属来队探亲,连队规定:连长、指导员亲自接待;亲自介绍战士在连队积极表现;回去时亲自送一程;把食堂节约的粮票,给亲人在路上吃饭用,近途的给带上干饭路上当点心。原本亲人来队想叫儿郎回家种自由地,即在回家前,交代“儿要安心服兵役。”上级为了照顾连长的身体送来几盒肉罐头,连长把它送给病号,病号坚决不要,最后放在菜锅大家一起吃了。

  1961年9月,连队12位老兵退役时依依不舍。离开连队时是哭着走的,一直哭到八尺门渡口。干部战士亲密无间的革命情谊,在战斗中就能转化为巨大的战斗力量。风吹岭战斗在围追敌人途中,中午的日头滚烫毒辣,战士嘴干口渴。通讯员章永照多次把水壶送到自己嘴边,犹豫一下,双手还是收回来。他想,沈枚顺指导员指挥作战,口渴喊不出话来可不好。又想到《上甘岭》电影通讯员让水的故事,他下决心,不喝这壶水。沈指导员动员他喝。章永照回答:“我不渴,你喝。”指导员说:“我不渴,给同志们送去!”战斗激烈地进行着,七班长因劳累、口渴晕倒了。章永照急忙把水壶送去。当水“咕噜”流进七班长嘴里,章永照心里甜滋滋地好像是自己喝了一样。七班长很受感动,一直战斗到胜利。战斗胜利结束了,章永照把水壶里仅有两口水递给沈指导员,指导员喝上一口,砸砸嘴,又要他把水递给旁边的民兵同志。

  风吹岭战斗胜利后,福州军区为 1 连记功,授予“集体二等功臣连”。风吹岭战斗胜利后,罗瑞卿总参谋长到东山岛一连驻地看望干部、战士,给全连官兵讲了话,和全连同志一起照了相,给一连题了词。干部、战士受了很大的鼓舞。退役老兵还记得当年罗总长为连队的题词:“打好仗,完成任务,继续努力,保持荣誉。”

  聚会时,老兵们激动万分:“当兵的光景在人生旅途中仅一小段路程,但当兵的历史是一笔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一生享用不尽。”“岁月的年轮磨不去铭记于心的记忆,那亲历风吹岭战斗的场景,成为永恒。”


2019 年 7月


作者简介:

  庄振基,东山县原国土资源局退休干部,原党史研究室特约编辑,在部队曾是《解放前线》报社通讯员。


文章分类: 文史钩沉
分享到:
留言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