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资讯网
www.dongshanzixun.com
谷文昌主建南门海堤纪实 ——为谷文昌主建南门海堤50周年而作
2014-04-16 12:52来源:谷文昌网上纪念馆作者:陈炳文网址:http://www.zznews.cn/zhuanti/system/2015/07/10/010706242.shtml 

  一弯斜抱似霓形,

  众志坚强凿筑成。

  暴雨空从云外散,

  狂澜枉向水边生。

  海天帆影乘风疾,

  沙浦渔歌唱月明。

  铜岛长城民乐利,

  于今桑梓庆安平。

  恭录陈秋顺咏南门海堤七律一首(1964春)


  时光流逝,岁月荏苒。东山南门海堤经过四年的施工,1964年全面竣工。半个世纪以来,南门海堤坚守在东海岸上,横卧在铜山古城下,用它厚实的身躯,一次次抵挡了台风的袭击,一次次抵御了巨浪的侵蚀,阻止了海潮逐年入侵的步伐,从不畏惧,决不屈服,忠诚、勇敢地保护了堤内的田地、民居、工厂、商店、学校……。

  历史告诉我们,“南门海堤到澳角尾海一带,清道光间尚有康庄大道,商店辐辏,民居栉比,有‘枊家巷’、‘杨家村’、‘颜家台’等路,今亦浸为大海,桑田沧海,信哉。”(录自《东山县志》民国稿本)。

  前辈告诉我们,近百年前,这里有渔行、渔竂、仓库、加工场,商贾云集,车水马龙……,如今,已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

  这里还有“翠云宫”、“义勇祠”、“大众祠”等古建筑,时年八节,香火鼎盛,由于狂风巨浪年复一年的入侵,逐步被大海吞噬。

  在我辈的记忆中,还没有忘记,真君宫前的“先生公”台,在风浪袭击下,一夜间倾复,真君宫屏障不复存在。

  上世纪50年代之前,大海每日每时肆无忌禅地长驱直入,海岛面积在减少。几百年前先人曾预言:“文公祠脚可钓鱼”,或许将变成现实,古城或将被分割为两个板块。

  台风季节如期而至。1960年6月9日,12级强台风正面袭击东山岛,古城内外刺桐树多次被连根拔掉,顶街路“纶章垂耀”坊的压顶大石板被掀翻掉落在地上。巨浪咆哮着冲上防沙堤,越过民居。南门澳沿岸的南门大埕、石鼓街、实验小学、大庙头、大小沙池、油车池、水产公司、外贸公司、河沟尾等处一片汪洋,变成水乡泽国。据有关历史档案记载,“六九”台风是百年不遇强台风,全龙溪地区受灾户239773户1159179人,死亡329人,伤4707人,倒塌房屋51734间。东山处于台风中心位置,南门澳肯定是首当其冲。

  此时,台风虽已“回南”,但余威未减,谷文昌书记在城关镇党委书记李景棠等的陪同下,冒着倾盆大雨,检查察看南门澳受灾最严重的地段。当来到受灾户“肥茶”住处时,看到一片残桓断壁、灾民无家可归的情景,谷文昌铁青的面庞紧锁着。他揪心地望着大海,海上飘浮着许多檩木、船板、床铺、家具。他向随行的民政部门领导布置任务,立即下拨救灾款,安顿好受灾户。谷文昌心里明白,现在群众最想解决的是抵挡风浪的长久之计。这时,谷文昌已经立下了建造海堤,堵住浪口,造福东山人民的决心。

  回到县里,他立即召开南门海堤建设工作会议。谷文昌动员大家说:“目前国家正面临经济最困难时期,但这是暂时性的,我们会一天天好起来的。建设南门海堤有三大困难:1、资金;2、技术;3、施工难度。但这吓不倒我们,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在无条件情况下创造条件上,这才是我们共产党人应有的作为,我们不仅要造林绿化挡住风沙,更要有‘泰山石敢当’的勇气挡住狂风巨浪。”会上,李景棠书记代表城关镇党委和群众向县委表决心:“兴建海堤,堵住浪口,根治祸害,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会议决定成立“东山县南门海堤建设指挥部”,由县委副书记王常保任指挥,陈舜宗副县长、城关镇党委书记李景棠任副指挥,成员11人(略)。下设办公室,由镇长许庆任办公室主任(后由许瑞旺接任)。办公室人员从城关镇各行各业抽调,下设:技术股、劳力调配股、宣传保卫股、总务股等共29人。

  紧接着镇党委召开建设南门海堤动员誓师大会。 “修建海堤,人人有责”、“讲大局,做奉献”、“民办公助,勤俭建堤”等口号响彻全城。会议决定从各渔业大队抽调青年30多人,成立“青年突击队”,做为抗灾抢险和“潮底水”突击施工的攻坚力量。还有妇女、少年、老人组成的“穆桂英队”、“罗成队”、“黄忠队”等,在县委的号召下,民众的多年愿望凝结成全民行动建设南门海堤的高潮。

  但是,资金不足的困难却又严峻的摆在建堤者面前。

  “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在无条件情况下创造条件上”,这不是信口开河的一句话,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和运筹的召唤。当时谷文昌书记担任八尺门海堤建设领导小组组长,他一手抓造林绿化,一手抓八尺门海堤建设,还在一心想着南门海堤建设资金来源。他运筹帷幄,首先在八尺门海堤大抓勤俭节约,要求八尺门海堤管理干部要当好红管家,理好财,把有限资金用在刀刃上;教育民工要爱护公物,提高原材料利用率,修旧利废,节约每一分钱。其用心是为南门海堤建设筹集更多资金。对勤俭节约的问题,他大会讲,小会讲,经常讲,反复讲。据中共漳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等撰写的党史资料《谷文昌精神读本》记载:“建造这一卧海巨龙(八尺门海堤),国家仅投资173万元。之所以如此节省,是因为以谷文昌为首的东山县委一再强调设计方案的实事求是,一切浪费钱财的花架子小项目,都被淘汰……;之所以节省,是因为以谷文昌为首的干部队伍带动全体民工勤俭办一切事业的结果……;工地上见不到随便丢弃的一段绳子,一个扛石头的铁箍,甚至一个铁钉、一条黄麻,所有的干部明白,在物质最为困乏的年头,任何浪费都是犯罪,而在这个问题上,谷文昌几乎是每天都在宣传督查,因此勤俭节约蔚然成风气。”

  谷文昌书记用心良苦。他正在指挥修建八尺门海堤,心里却在盘算着后头如何修建南门海堤、建造“东山战斗纪念碑”。艰苦创业,为人民奋斗不息,正是“谷文昌精神”的重要内涵。

  省水电厅厅长曹玉琨非常关心八尺门海堤建设,带一大批工程技术人员深入八尺门海堤检查指导工作。会后,谷文昌书记趁此机会向曹玉琨厅长汇报南门海堤建设情况,要求曹厅长亲临南门海堤“看看”。多次的接触,曹玉琨感受到谷文昌是一位具有艰苦奋斗、事业心极强、一心为民的领导干部,欣然接受了他的邀请。

  南门海堤全堤长1204米,有南北堤之分,真君宫以南至河沟尾下江路为南堤,长720米;真君宫以北至角仔底为北堤,长484米。北堤多为水底作业,投资大难度高。

  在南门海堤“南堤”工地上,曹玉琨厅长看到这些“镜头”:

  镜头一:红旗招展,歌声嘹亮,一片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

  镜头二:风沙堤后,因受台风海水浸渍而泛白的大片农田;

  镜头三:男人们勒紧腰带,四个人吃力地扛着大块石;

  镜头四:“穆桂英战斗队”有孕妇在挑沙压堤,做义务工;

  镜头五:“罗成战斗队”带着红领巾在扛小碎石。

  眼前的场面,使曹玉琨厅长受到很大震憾,他明白了谷文昌请他来“看看”的用意,不用谷文昌书记开口,就问:“老谷,按民办公助性质,南堤这一段我水电厅认了,需要多少钱?”在旁水电科技术员小方把早已准备好的设计图纸和预算书拿出来,向曹厅长汇报说:“需要10.5万元”。曹厅长转向秘书嘱咐道:“就按这个数,分两年拨付。另每个工日补助粮票半斤。”在那个年头,粮票的身价比钞票还高啊!谷文昌书记欣喜万分,他正在践行着“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和“在无条件情况下创造条件上”的誓言。他紧紧握住曹玉琨厅长的手,代表东山人民感谢水电厅领导对东山人民的关心。

  据陈江祥先生(原水电科会计,后任财政局长)回忆:南门海堤“南堤”补助款列“水毁经费”支出。据方祖应先生(原水电局工程师)回忆:省补助“水毁经费”,一般农田受灾面积要达1万亩以上的才能得到省水电厅补助,否则,由地、县自行解决。对东山南门海堤南堤的补助,可谓特殊解决。

  有了资金上的保证,南堤开足了马力,工程进度加快了,这也促使北堤要在南堤完工之前连续施工,否则要“等米下锅”,将造成不必要的浪费。

  接着,如何从八尺门海堤节余下来的资金运作到北堤来呢?谷文昌书记继续在思考着,他清楚,八尺门海堤资金从省“支前经费”项目拨出来的,专款必须专用,这是财经纪律,必须坚决遵守。

  正在这时,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省委书记叶飞不久将来东山视察!谷文昌急令城关镇李景棠书记,要南门海堤指挥部在春节后上班前把南门海堤的投资额预算书拿出来,以便叶飞书记视察东山时汇报。事有不巧,有关工程预算数据由技术员小方保管,小方回莆田老家探亲,元宵节后方能返东,当时,通讯不发达,怎么办?海堤办公室主任许庆急得团团转。有了,他想起了一个人--林武展。林刚从省农业厅测绘队“戴红花”下放回家,原是25级干部,现在南门海堤协助小方搞测量、验收石土方等工作。他曾发明用蜘蛛丝替代水准仪内坏掉的“十字丝”零件,使工程不致停顿,显示了他的聪明才智。这时,林武展正准备过春节,接到任务后,二话没说,就把铺盖搬到指挥部(真君宫破庙内)。整个春节放假期间,他日夜都在加班加点,终于在春节假日结束前把预算结果整理出来。工程主要项目预算如下:石方20086立方米,其中:条石6518立方米,块石5045立方米,乱石2921立方米,片石2347立方米,碎石3255立方米,投入劳力255000工/日,其中:民工、义务工247902工/日;投资额425000元(后工程决算结果与预算基本接近)。

  1962年春夏之交,叶飞书记在百忙中莅临东山岛,先后视察了八尺门海堤,沿海防护林带,湖尾地下水。在南门海堤,潇潇雨歇,叶飞书记在谷文昌书记、曹玉琨厅长等陪同下,一脚深一脚浅地跋涉在被台风巨浪冲倒的废墟上,看望了受灾的群众。据李景棠同志回忆,叶飞书记对南门澳的现状,“深感危险,认为海堤非建不可。”

  在会议室内,谷文昌书记向叶飞书记汇报建设南门海堤有关情况:“海堤全长1204米,南堤720米,省水电厅按‘民办公助’性质,补助10.5万元,不用再追加。北堤484米,但风大浪高,施工难度大,投资量较多,还有资金缺口32万元。目前,国家经济困难,为了不增加国家新的财政负担,请省委、省政府同意我们从八尺门海堤节约下来的资金27万元用於南门海堤建设,不足部分我们从自筹资金和义务工解决”。叶飞书记询问八尺门资金情况。“八尺门海堤总预算需200余万元,省政府从‘支前经费’拨款200万元,实际支出173万元,节余27万元。”谷文昌书记汇报着。“好哇!我以为你是要追加八尺门经费,没想到还有节余。大海堤带小海堤,一项投资,二处收益,我没意见。”叶飞转向杨文蔚(省有关部门领导,职务待查)说:“同意八尺门海堤节余经费调拨给南门海堤使用,不足30万元的,从‘支前经费’补足。另外,前日汇报拟建‘东山战斗纪念碑’一事,同意从省‘民政经费’拨给20万元。”与会的全体人员喜出望外。

  在看望了受灾群众后,叶飞书记一行人从澳角尾拾级而上,在往风动石关帝庙途中,路经东山岛公园,叶飞书记驻足观看了园中数棵高大的刺桐树,看到昂首怒放的刺桐花,象一簇簇熟透的朝天椒,烧红了天空。如此壮丽的景象,让叶飞书记倍感亲切,兴奋不已,遂嘱谷文昌书记备几棵刺桐树苗,他要带回福州种植于西湖宾馆。看到有一棵刺桐树被台风吹倒了,谷文昌交代城关镇有关领导,要好好保护古树木。备树苗的事,由城关镇许瑞旺(党委组委、南门海堤办公室主任)负责完成。

  刺桐树上的一群喜鹊,今天好象是吃饱喝足了似的,叫的特别带劲,唱的特别清脆,有的还在前头给客人带路。围观的人群中,有老者世故地说,今日“客鸟(喜鹊)唱枝头,来日这一班‘工作人’必定有人遇“贵人”“喜事临门”。这“喜事”正是东山人民不再受风沙危害,铜陵百姓不再遭海浪侵袭。

  遗憾的是,曾经让我们引以为荣的、著名作家蔡其矫曾用浓墨描写过的东山公园内的刺桐树如今已经不复存在,有灵性的喜鹊飞走了,取而代之的是杂草芊芊的操场、闲置的教室、“文革”期间乱占乱建的民房。

  叶飞书记视察南门海堤,是对东山人民的关心和支持,是对谷文昌书记的高度信任和重视。镇党委受到很大鼓舞,借助这一有利时机,南门海堤掀起建设大高潮,朱成、欧友用、李天生三个班组开展劳动竞赛,月评季奖,比学赶帮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李景棠书记按住微微作痛的胃部,现场召开“神仙会”,献计献策,解决开挖地基遇到潮水和海浪侵蚀的难题。施工人员大胆革新,创造了“闸板法”,从而顶住了浪潮的进逼,保证了工程顺利进行。

  工程质量问题,是谷文昌书记牵挂的一件事。指挥部遵照谷文昌书记指示,重金(每月工资138元,当时为全县最高者)聘请市工程设计院总工程师陆沁如(上海人)为监理,全程跟踪监督工程质量。陆沁如不孚所望,坚持原则,该返工坚决返工。指挥部全体员工在陆总工的指挥下,本着“百年大计、质量第一”的认真负责态度,保证了海堤的施工质量。50年来,南门海堤经历了无数次台凤的袭击,尤其是1969年农历6月15日海啸的冲击,它巍然不动,用它完好的身躯勇士般保护着古城人民。

  建堤的速度也是谷文昌十分关注的一件事。能否在第二年(1963年)台风季节来临之前,完成南门海堤主体工程?否则,台风登陆东山岛时,南门海堤将功亏一篑。

  在一次县扩干会期间,谷文昌书记找到何荣玉说:“你抓紧把八尺门海堤扫尾工作处理一下,南门海堤已进入关键时刻,你到那里任副指挥,无论如何要在台风到来之前完成主体工程。”

  何荣玉是谷文昌、樊生林二位领导手下的一名德才兼备的骁将,为八尺门海堤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第二天,何从八尺门指挥部挑选了张猛、林贼、黄树色、陈联三、周水(八尺门运输队队长,后被樊生林调去组建“东山县木帆运输社”),人称五虎将,风尘仆仆地转战南门海堤。何走群众路线,搞调查研究,大胆地提出定额加奖励的管理形式,得到镇党委和指挥部的支持,由于管理方式得当,砌块石护坡工由日砌45块提高到近百块;挖沙工由日挖2立方米提高到4立方米;打石工由日产0.45立方米提高到0.65立方米;运石工由每车1.6立方米提高到2.1立方米。工程呈现快马加鞭、突飞猛进的势头。工效是提高了,但从小岛屿开采来的块石因为受天气制约而运输跟不上,工程将面临停工待料之势。何荣玉赶紧从八尺门海堤调来专用运载石头船只10多艘,乘天气风平浪静的空隙抢运石头,解决了工程停工待料问题。在那个“政治挂帅”、 “反对物质刺激”的年代,何荣玉采取了定额加奖励的办法促进工程大步进展,其胆略和勇气令人钦佩。

  南门海堤终于在台风季节来临之前,按质按量完成了主体工程任务。1963年6月30日,新的南门海堤抵御了第一个强台风,为保护古城民众生命财产安全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1964年初,南门海堤基本竣工,为纪念这一有历史意义的工程,指挥部办公室决定立“碑记”,以启迪后人创业之不易。碑石特选漳浦“梁山青”水磨石材,碑文也已撰写定稿,里面不乏颂扬谷文昌书记的内容,可是后来听说“上面”不同意立碑,经知情人介绍,其实正是谷文昌书记不愿突出自己而授意取消的。然而,“金杯银杯不如群众的口碑”,半个世纪以来,谷文昌主建南门海堤的往事,始终深深地铭刻在东山人民特别是铜陵人民心中,有口皆碑。

  是谷文昌书记不喜欢树碑吗?当然不是。为了给东山战斗烈士树碑,他倾注了殷殷心血。1953年7月东山战斗时,很多年轻战士在谷文昌身边倒下,烈士的坟墓分散在石坛、城关、西埔、云霄等处。为了告慰英灵,激励下一代,把分散在各处的烈士坟墓集中起来管理,是谷文昌书记多年的心愿。于是就有了上述谷书记趁机向省委书记叶飞汇报建烈士纪念碑一事。东山岛战役是叶飞上将亲自指挥的,建烈士纪念碑一事,正说到叶飞书记心坎上,可谓不谋而合,叶飞书记立即拍板拨款投建,也就顺理成章了。

  为了赶在第二年东山保卫战胜利十周年之前完成纪念碑安装任务,在谷文昌书记主持下,又开展了一项攻坚克难的奋战。1963年7月16日,“东山战斗纪念碑”按时巍巍矗立。我们今天瞻仰烈士纪念碑,一样找不到谷文昌的任何留名和题字。

  如今,风光旑丽的南门湾,远处水天一色,波光粼粼,白帆点点,近处拉山网号子声此起彼伏,沙浦噫呵。夏日金乌西坠,玉兎东升,薰风南来,渔火闪烁。休闲纳凉的人三五成群,情侣相偎,青年戏水,幼童蹒跚学步。我们在感受到舒心惬意的时刻,抚今追昔,谷文昌书记为建设南门海堤而沤心呖血的形象依然历历在目。南门海堤建设50年过去了,谷文昌书记的崇高精神和历史功绩却历久弥新,时刻激励着我们在新的征程上奋勇前进,再创輝煌。


  〖相关链接:“梁山青”碑石被闲置在指挥部角落边,相当长一段时间后,焦振海同志(南下干部,水产局局长)逝世,为感念他对渔业水产工作的贡献,也本着成物不废,物尽其用的传统美德,有民众把碑石扛给焦家属,做为焦坟墓立碑之用。〗


2014年4月16日


  注1、在本文采写过程中,承蒙李景棠、方祖应、陈江祥、林武展、许瑞旺、陈文桐诸先生提供了大量实情。 

  注2、参考资料:

     ①中共漳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中共东山县委宣传部编写的《谷文昌精神读本》。

     ②《东山县志》。


留言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