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资讯网
www.dongshanzixun.com
《横海歌》石刻: 见证明代铜山抗倭史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10-23 23:20作者:黄辉全 /文  陈泗乐/图来源:《福建史志》2014年第5期

九仙山上《横海歌》

《横海歌》石刻:

见证明代铜山抗倭史


东山岛风景秀丽的水寨大山之巅,有一方明代万历三十年(1602年)的摩崖石刻——《横海歌》,它由明代浙闽都督施德政题诗并手书。其文词壮丽,豪情万丈;其书法洒脱,恣意纵横。全文竖书21行,共309字,整幅石刻总高230厘米、宽350厘米,为东山岛上迄今篇幅最大的一方摩崖石刻题诗。

一、《横海歌》石刻由来

明万历年间,倭寇日益猖獗,祸害台湾同胞。万历三十年(1602年),福建都司沈有容受命收复台湾。他于年底率战船21艘(后遇风暴剩14艘)先克澎湖岛再直达台湾西海岸,击沉6艘敌舰,全歼东番台湾倭寇,台湾全境收复。这是中国在抗倭战争中第一次主动出击,也是第一次从侵略者手中收复台湾。

当年四月十六日,福建南路参将施德政亲临铜山,设宴在九仙山犒劳沈有容、张万纪等将士及铜山水寨官兵横渡台湾海峡,征剿澎湖倭寇,凯旋而归。酒酣间,施德政诗兴大发写下了这首壮怀激烈、气吞山河的《横海歌》,并镌刻于九仙山西南面一巨石上。

施德政,字正之,号云石,江苏镇洋(今太仓)人。明万历三十年任福建南路参将,历任参将、总兵、神机右营副将军后军都督,官至浙闽都督,为平倭将领。《横海歌》石刻,其诗,笔扫千军;其字,笔化龙蛇,充盈着豪迈的英雄气概,令人赞叹不已!全诗如下:

大国抵疆今最遥,九夷八蛮都来朝;

沿海边开几万里, 东南地缺天吴骄。

圣君御宇不忘危, 欲我提师制岛夷;

水犀列营若碁布, 楼船百丈拥熊罴。

春风淡荡海水平, 高牙大纛海上行;

惊动冯夷与罔象, 雪山涌起号长鲸。

主人素抱横海志, 酾酒临流盟将吏;

扬帆直欲捣扶桑, 万古一朝悉奇事。

汪洋一派天水连, 指南手握为真诠;

浪开坑壑深百仞, 须臾耸拔山之巅。

左麾右指石可鞭, 叱咤风霆动九天。

五龙伏鬣空中泣, 六鳌垂首水底眠。

舟师自古无此盛, 军锋所向真无前;

君不见汉时将军号杨仆, 君王所畀皆楼船;

又不见安南老将称伏波, 勋标铜柱喜凯还。

丈夫既幸遭明主, 不惜一身为砥柱;

试将蚁穴丸泥封, 莫使游鱼出其釜。

鲸鲵筑京观, 军容真壮哉!

椎牛飨壮士, 铙吹喧天来;

座中珠履歌横海, 酒酣争比相如才;

漫把升平报天子, 从今四海无氛埃。

吴人施德政书,时万历壬寅年四月既望也。

二、《横海歌》背景解读

明朝弘治年间,明政府为了防止沿海商人联合海外势力危及朝廷统治,开始实行严格的海禁政策,不许他们与外国商旅接触,更不许“私易货物”。事实上,这不仅未收到海禁的实效,反而给海外势力以可乘之机,最先骚扰东南沿海的是倭人。嘉靖年间,因朝政日渐废弛、官吏腐化成风,倭乱终成心腹大患。随着戚继光、俞大猷将军重创倭寇,大批日本浪人及海盗只得窃据台湾后,在大员(今台南安平)建立了据点,四处劫掠,并向东南沿海前往台湾的商人、渔民收取“报水”(保护费)。③

为了防止倭患,福建兴泉道的王岵云提议招募巡逻兵800人,商船24只分为二哨,令泉州都司佥事沈有容统帅其中之一。沈有容得到这股生力军后,马上出海巡逻,直到与广东交界的地方。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福建各个水寨巡逻兵船多被倭寇劫掠,唯沈有容一军生擒倭寇18人斩首12。④同年七月,倭寇流劫广东、福建、浙江等沿海地区后窜入东番为巢穴,残酷劫掠杀害闽海和东番商民。深受其害的台湾原住民不敢在沿海打猎,只好迁往内地山区躲避。陈第《舟师客问》中载:“倭据外澳,东番诸夷不敢射雉捕鹿,则番夷亦病”、“渔民不得安生乐业”。

倭寇日益猖獗,祸害台湾同胞。“安得豪杰,为我荡寇分忧者?”新任福建巡抚朱运昌寝食难安。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适沈有容建议出兵收复台湾,并制定了奇袭的作战方案。早对沈有容“枭捷善战有所耳闻的朱运昌,决定派遣沈有容率部出师征讨入侵倭寇。

沈有容得到朱运昌的密令之后,秘密备战,先派遣渔民郭延前往侦察,在侦知这股倭寇的确切消息后,于当年十二月十一日果断下令出征。明代著名文学家屠隆也参加了这场战斗,他在《平东番记》中记载:

“部署既当,推牛飨士,赶日出师,时腊月,非出海候。诸将及航师皆有难色”,当天夜行澎湖沟时忽遇飓风,巨浪滔天。“众舰漂散,各不相顾”,次日再行,第三天到达台湾。倭寇想不到大明战舰会在数九寒冬的狂风巨浪中强渡台湾海峡,大惊失色,仓促应战。沈有容身先士卒,冲杀在前,众官兵奋力拼杀,火攻烧毁、击沉敌舰6艘。《泉州府志》记载:“乘风破浪,过澎湖,与倭遇,诸士卒殊死战,勇气百倍。”

《明史·列传》又记载:“沈有容守石湖,谋歼敌,以二十一舟出海,遇风,存十四舟,过澎湖,与倭斗,格杀数人,纵火烧沉来舟,斩首十五级,夺还男妇三百七十余人。倭去,海上平息十多年。”为此,台湾高山族等同胞欢欣鼓舞,扶老携幼,犒劳王师。其庆贺扫除倭患盛况在《平东番记》有记载:“东番夷酋扶老携幼,竞以壶浆、牛鹿来犒劳王师,咸以手加额,德我军之扫荡安辑之也。”

沈有容此次出师收复台湾是明廷在台湾显示主权的一次重要行动,也是台湾被倭人侵占后第一次回归祖国,沈有容也因此成为最早收复台湾的明代爱国名将。

沈有容东征台湾获胜后,于当年除夕班兵回营,到铜山已是翌年正月。施德政的《横海歌》石刻,记载了上述收复台湾之役,描写了剿倭战事的激烈以及赢得胜利的凯旋喜悦,并祝愿从今四海无氛埃。

三、《横海歌》之文史价值

1、有助于了解铜山抗倭寇、平海盗历史

明嘉靖年间,倭寇多次进犯铜山,焚房屋、抢财物、杀村民。明朝嘉靖二十八年(1549)初,葡萄牙海盗侵入走马溪的岐下、宫前、山南等村庄,杀百姓、抢劫商船和渔船。农历二月二十一日浙江巡抚兼福建军务的朱纨命令福建都指挥使司军政掌政署都指挥佥事卢镗、福建巡视海道副使柯乔等,从福州清沧、浯屿水寨、铜山水寨、诏安玄钟等地调兵遣将。由卢镗督阵,埋伏在西屿岛布袋澳的兵船全线出击,经过3天的激战,全歼葡萄牙等海盗239人。其中生擒96名,包括葡萄牙海盗头目4名和以汉奸李尖兴为首的92名中国海盗。“走马溪战役”远震西洋,载入《明史》《中国通史》《澳门大事记》等中外史籍。从此,葡萄牙海洋势力从闽浙沿海消失。

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五月十二日,倭寇进犯诏安五都(今东山)港西、南山,直逼双山村(今西埔镇宅山村)。双山村朱羽柏同儿子朱用(16岁)、朱秀(14岁),与乡众一道在乌石埔阻击倭寇中,父子三人不幸阵亡。倭寇在乡众奋力抗击下溃败逃窜。“卫国可风写春秋,父子英名万古留”。诏安知县与铜山水寨联合举行公祭,并竖立“大明义旌坊”以示褒扬、纪念。

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福建沿海倭寇再度猖獗,戚继光率义乌兵入闽征剿,在戚伯渡(今八尺门)出兵与战,倭寇屡败,岛内得安宁。每逢出征,铜山民众纷纷制作干粮犒劳。

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五月,倭寇洗劫梧屿和铜山等地,福建水师出兵截击,倭寇被擒斩数十人,余者逃往台湾。十二月十一日,泉州都司佥事沈有容率兵征剿澎湖倭寇,翌年初胜利回师铜山。

明崇祯五年(1632年),回家为母治丧的陈士奇适倭寇侵犯铜山,率乡勇守城,并制造炮药、藤牌等,出城迎战,斩倭寇数十名。明崇祯六年(1633年),荷兰侵略者窜犯铜山,闽巡抚邹维琏出兵还击,历战8昼夜,荷兰侵略者从铜钵败退至东赤港一带,东沈村唐加春率乡勇和康美村民,与之激战三昼夜,杀、俘一部分入侵者,余者败逃。明崇祯七年,倭寇进犯铜山,南屿渔民陈焯带领民众,设“暗鼎阵”英勇打退入侵倭寇。⑨

铜陵镇九仙山上至今仍保存有《大明钦差总督备倭吴公恵政碑》和记载明嘉靖乙卯年腊月初,守备玄钟澳漳州卫指挥佥事顾乔岳、备倭指挥同知覃显宗等人所立的《大明把总泉挥使王公靖海碑》石刻。

《横海歌》及《恵政碑》《靖海碑》和《大明义旌坊》等碑刻,从侧面反映了明嘉靖时倭寇侵扰铜山等东南沿海的事实,是当时铜山军民英勇抗倭重要的历史证据史学界研究明代东南沿海的抗倭史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2、有助于认识爱国名将沈有容及英勇事迹

沈有容(1557 -1627年),字士弘,号宁海,宣城(今属安徽)人。明万历七年(1579年)中应天武试第四名,后北上投军,先后在蓟辽、闽浙、登莱等边防或海防前哨服役。因屡立奇功,由旗牌官逐步擢升为都督同知。⑩沈有容67岁退役返乡,着手整理自己戎马生涯记录,尤其是明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到四十七年镇守福建前线的资料,最后写出《闽海赠言》一书,并刊刻出版。

沈有容一生40余载的军旅生涯中,大多镇守在福建沿海。这期间他曾三度率军进入台湾澎湖列岛,歼倭寇,驱荷兰入侵者,成功地保卫了台湾,成为最早收复台湾的明代爱国名将,写下了他人生中最自豪的一笔。

注释:

《铜山志》校译,林定泗主编,P2262013年出版。

、⑦ 东山《历代石刻》,陈立群,海风出版社出版,P34

《万历大将沈有容:被遗忘的保台英雄第一人》,王克强,《百家讲坛》(红版)2009年第八期。

、⑤ 360百科《沈有容》。

《明史·卷二百七十·列传第一百五十八·沈有容传》。

⑧、⑨ 《东山县志》卷二十七,P583,1994年,中华书局出版。

360百科《沈有容》


文章分类: 文史钩沉蝶岛文苑
分享到:
留言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