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资讯网
www.dongshanzixun.com
新闻详情

刘白羽:东山岛情愫

 二维码
发表时间:1998-08-01 08:26作者:刘白羽来源:《人民日报》1998年8月1日第6版网址:http://58.68.146.102/rmrb/19980801/6

(图:@海魂岛)


  遥遥十四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同东山岛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一篇文章里,我写道:

  “那是一枝细小精巧的红珊瑚。在阳光闪耀之下,这一棵不过两寸多长的珊瑚,忽然红得发光、耀眼、灼亮。于是在密封的玻璃罩里浸泡着珊瑚的海水忽然荡漾起来了。我仿佛感到墨蓝色大海底层,海的暗流在那儿打着涡漩,红珊瑚扎在礁岩上,像一丛丛随水飘荡的海藻,稠密的热带鱼群,在射入海底的阳光中,有如千千万万点小火花,在珊瑚林里,悠悠缥渺地游着。”

  这一盂小珊瑚,是我当年到鼓浪屿在曲曲街巷的一家店铺里看到的,它太美了,便买了下来,我问这是从哪里来的,店铺的人说来自东山岛。

  啊!多么神奇缥渺的东山岛。从此我饱含着上面说的那段幻觉,我的心灵时时如同一片嫩叶在随风颤抖,飞往那遥远的南国,我多么希望到那海岛,我总觉得那儿深深的海底,飘荡着密密森林一般的珊瑚林,这赤红火焰奔放的生命啊,燃烧了那浪涌奔腾的大海。我向往着到那里,可是那里太遥远、太遥远了。

  谁知在我已经八十有余的时候,一个机遇来到我的眼前。当我把《风风雨雨太平洋》这部长篇小说写完,我简直疲惫不堪,有如瘫痪,友人约我来到厦门放松放松。东山,原来可望不可及的,谁知开上汽车当天就可到达,于是我来到了我心往的东山岛了。哪里晓得,第二天早起一看,窗外细雨纤纤,远望却是一碧万顷。主人很理解我爱美的心情,还是放车直趋大海。天下就是有那么多巧事,你怎么也想不到我忽然看见路边几棵百年老树,茁壮龙钟的树躯,红艳艳地压满了满树红刺桐花。我一下惊呆了,啊!这是赤红,朱红,不,我说是血红,花朵浓艳稠密,有如浓的血染满天空。我仰望凝视,心中不禁愀然怅然,写到这里,我免不了记下我郑重庄严之感,啊!这是东山岛的灵魂,东山岛的骨气啊!东山岛的血啊!

  我到妈祖庙,在北国的长山列岛,我第一次听到妈祖的故事,现在坐在庙旁招待室里,一边喝着一茶盅功夫茶,一边又谈起敬奉妈祖的东山岛渔民精诚动魄的精神,同时还谈到关羽。原来在古代东山岛只是一处荒凉的岛屿,不知何年何月,由遥远的山西、河南各处,一群一群人远走天涯,到这岛上来捕鱼,从此关羽落户东山,他不但成为冲风破浪的保护神,也造就东山岛渔民的忠义气节。渔民们在海上一旦见有落海受难者,总是停下船来,把尸体捞起,运回岛上,而决不弃之不顾,径自前去打鱼谋利。他们把死尸埋葬之后,等过多时,将骨骸刨出葬于陶瓮墓中,这个陶瓮墓设在一座庙宇门边,人们常常络绎不绝来为死者的灵魂祭奠,在漫漫香火中飘摇的不是痴迷,而是东山岛人一片日月可鉴的耿耿忠心。至于妈祖就是离这里不远的莆田人,在深夜里,不管有多么剧烈的狂风暴雨,她为了不让海上航船迷津,高高举着一棵火把,为遇难者指引航向。关于妈祖、关羽,我觉得已不是一般神佛迷信,而是女娲、普罗米修斯那样为人间造福的伟大圣者。妈祖庙正中壁上高悬着一个横幅,上写“天上圣母”,这题的确是恰当。

  当我走到大海细软的海滩上,望着像一片碧玉的大海,连一丝浪迹波纹都没有,我的心轻松极了,平静极了,一刹那间,我的心灵走进大海,大海流入我的心灵,我的心胸便有如宇宙一样渺渺无垠。主人从沙滩上摘了一朵黄花给我看,我十分惊讶,海水涨潮时,这花不给淹死了吗?不,这是在海水里也能活着的花!啊,世界上竟有这样强劲的生命。我仔细看这鲜嫩的黄花,花瓣有如纤细的轻丝一样柔软,从花芯中吐出一根花蕊,茎头上有一朵细小的十字花冠,那样柔弱,又那样挺拔,东山人管它叫西瓜黄。

  原来东山岛上只是一片荒凉的莽野,但是,新中国时代,人们以无比强大的毅力,开荒辟莽,改天换地。1958年从国外引进不怕海水浸蚀的木麻黄。我一算,正好是四十年了,它在东山岛已成为到处密密森林染绿了大地,树干笔挺高直,纤细浓浓的树叶在微微海风中潇洒飘荡,使你觉得整个东山岛都在刮着一阵阵绿的清风,于是在树林的保护下,挡住了风沙,改造了荒野。东山岛的大自然变得那样幽美,西瓜黄从海滩爬上来,大片大片染黄土地,这个花名实在太好了,它使你感到黄瓤西瓜那样清凉,那样鲜嫩。我喜得跳下车来,坐在黄花丛中,感到吃西瓜那样清凉,甜蜜。这岛上满山遍野随便摘一朵花,比如七彩花,不但色彩绚烂,而且发出浓香,总之,东山岛上所有的花都很香,不论是清淡的香,还是浓郁的香,都是那样醉人。

  晒着晴和的阳光,爬上无数石阶,到了山顶,上面耸立着出名的风动石。这是上帝造地时不知怎样巧妙地搁了这块岩石,翘在下面山峰上,随时好象都可以滚入大海。据说海风吹动,或者人手推动,有时这石头就微微摇动起来,这使我一下想起《红楼梦》中描写的那有灵性的顽石。从山顶一望东山澳,这真是一个天然的良港,如果海上卷过万里台风,太平洋上打鱼的渔船都避到这海湾里来,一道横俯的山脉,正好挡着狂风恶浪。

  我想一访东山岛渔家,于是主人要司机把汽车驶向澳角村,他顺便说了一句可听的话:“那里的人都很美。”

  一看,这个小海湾边上都是瓷砖贴面的两层楼房,一碧如洗,清洁美丽。来到一家渔民家庭,客厅宽敞,完全电气化,我们和这全家老少聊起天来,只有父亲出海捕鱼

去了。

  “星期天也不休息?”

  那已经在上大学学了工业技术,现在东山岛一家公司上班的儿子说:“渔民没有星期天,要看汛情啊!”

  我原来以为海上渔民人家,经常在狂涛恶浪,飓风暴雨之中,肤色应当是漆黑的,身材应当是粗犷的,谁知在闲说中我顺眼看了一下,祖母、母亲、儿子、儿媳、女儿,一个个俊秀姣美,特别是那洁白的面孔竟有好像瓷制的滴水观音。这实在使我太惊讶了,而这正是我们澳角村的渔民。新中国的渔民,他们的生活富裕了,他们的生活洁净了。

  好像有意同当年荒凉的岛屿对照,现在在金銮湾,现代化的“百亿新城”,一幢幢雪白的度假村小楼,紧临着一望无际大海的晴波碧浪,雪白碧绿相映成趣。市内铜陵区的三星级华福酒店,套间装饰精美,大廊上客室墙壁上都悬挂着非常雅致的画幅,特别是下面大厅里,一棵大龟背竹,像倾泻而下的绿色瀑布,每天夜晚,这里都有钢琴演奏。这里的海鲜都是从大海里刚刚捕了送来的鲜活海物。还有非常可口的芦笋嫩尖,不在这南国海岛是吃不上的。我每次外出经过绿油油的田野,总看见几个农妇,在这里摘采什么。主人告诉我,东山岛的田地上种的都是芦笋,每天来摘一次嫩尖,经过汕头,远销海外,这使东山岛获得大批外汇收入。嫩嫩的芦笋尖吃在口内有一种特别的清香的味道,再加上每顿饭前饮一杯功夫茶,就着比酒盅稍微大一点的白瓷茶杯,饮上一口浓郁的乌龙茶,十分开胃。前面我说过东山岛曾经是荒凉的海岛,但从这里精美的饮食,说明东山岛有着悠久的文化。

  去看风动石时,在山上望着海面上悠然返航的渔船,谁知主人指着山边一片旧宅院说这就是黄道周的出生之地。啊!我从年轻时就已仰慕的这一位明末殉国的诗人,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 灯火阑珊处”。我多年以来对明末遗民兴趣甚浓,我从他们的诗文中钦佩他们亡国不屈慷慨浩然的气节。我有一次到珠海,就为飘落在零丁洋上的文天祥而写过一首旧体诗,哪里晓得在东山则竟然找到了黄道周。我在黄道周纪念馆里,看了他写的诗、文,这明末在金陵以身殉国的义气千秋的名画,名诗,名字,竟在这里留下一片华彩,象斜阳余晖一样闪闪发亮。人们告诉我黄道周用功苦读,黄道周为了专心致志地读书,就到前面描叙过东山港出入口那道横立的山岭上,孤身在石室中苦读,难怪他留下来的翰墨书香,品格如此高尚。当我想到他殉国一死时,我的心灵不禁为之怵然震颤。

  东山岛是满山遍野花气芬芳温馨的岛屿。

  东山岛是为碧绿大海围绕浸润的岛屿。

  东山岛是海洋气候,像一杯冷饮一样清凉的岛屿。

  东山岛这南国哪怕是急雨,也柔细纤纤的岛屿。

  有一个夜晚,我做了一个梦,我又梦到那鲜红色的红珊瑚,醒来久久怔怔不能入睡。

  十四年前,在鼓浪屿得到那一小棵红珊瑚现在还在家里,可是,现在,我走到这天涯海角,却没寻到一丛红珊瑚。如果我能潜入海底,我也要从礁石上摘下几枝珊瑚,我就可把东山岛美的灵魂带走,我也就兴意盎然自满自足了。不料来送别的主人提了一只塑料袋进来,从窗玻璃上耀进的朝阳忽然一闪,主人伸手取出两盂红珊瑚,红珊瑚枝也是细细的,艳艳的,像精雕细塑丛生密布的细丝网罗在东山岛的天空,好像海水在荡漾,海风在吹动,那一刻,我真高兴极了。哎呀!这是东山岛何等的恩赐呀!我一下拥抱着了东山岛,是的,我确确实实就这样把东山岛美的灵魂带走了。在那一片红色的梦后,早晨坐在床沿上痴痴遐想,窗上却已朦胧发亮,我想早餐后我就将离开这里了,谁知现在又多了一个红色的新梦,这红艳艳的珊瑚呀!不过我终于找到了我的东山岛的情愫。

文章分类: 蝶岛文苑
分享到:
留言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