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资讯网
www.dongshanzixun.com
南门湾的昨天、今天、明天
2017-06-22 21:05来源:铜山古城微信公众号作者:陈炳文网址:http://mp.weixin.qq.com/s/XyDZ9Pngv31HQaS33-V_rw 

  什么是怀旧忆旧,就是把过去的东西搬来现在,茶余饭后,反复唠叨。怀旧忆旧的人並非都喜欢过去,而是留恋那时年轻。  

 1958年仲夏,我小学毕业,不知怎么一回事,糊里糊涂跑去南门沙垸参加大人搬网,搬网伙计边搬网边唱“搬网仔歌”,那时只觉得好听好玩,没听出门道。时间过得飞快,转眼近一轮甲子了。尽管过后不再参加搬网,但这首歌还是耳熟能详:

   搬网没好路,走是倒退步;

   吃是蕃薯箍(块),配是鳁仔土;

   睏是珍珠铺,穿是龙虎蒲(破麻袋衣);

   从早搬到黑,归(整)身淡糊糊;

   叹(赚)是无几元,饿死囝和某(妻)。

 东山民谣众多,这首“搬网仔歌”是我最喜爱的一首。不知是谁编的,同平日收到的一些微信一样,太有才了。为什么喜欢?因为句句大实话,贴切、押韵、朗朗上口,如歌如泣,倾诉搬网人生活的艰辛和无奈。尤其“睏是珍珠铺”一句,非常形象。夏日夜晚,薰风南来,星斗闪烁,南门湾搬网“长年”(艄公)猫在船边,土烟一支接一支烧着,他远眺海面动静,近听邻船海况。这时候,正是搬网伙计歇睏的时候,他们各自用脚板在沙滩上三下五除二地划出一张张床铺状,太疲劳了,一头仰倒便呼呼大睡,鼾声和海浪声交替响起来,那个惬意呀,非身临其境的人是难以感受到的。

  东山海湾有七、八个,南门湾最受上天眷顾,它犹如天生丽质的少女,风情万种。南门湾海沙洁白晶莹,璀璨润滑,睡在上面如睡在宫廷专用的珍珠蓆上一般,上下透凉,故有“睏是珍珠铺”的说法。世界各地的海沙,能与南门湾海沙媲美的不多,笔者曾到过泰国旅游胜地芭堤雅海滩、香港维多利亚海滩、北戴河海滩、外婆澎湖湾海滩。导游小姐以为我是山里人,不曾见过海。说机会难得,要大家好好欣赏海滨风光。我不看则已,一看大跌眼镜。四个旅游海湾的沙,不同程度都存在含泥量大、杂质多、颗粒小、色泽黑晦等不足之处。以往,三亚海湾曾有中国最美海湾之称,那么应该是很美的吧?三亚海湾 的沙摊能与南门湾沙摊媲美吗?我没到过,不敢妄猜。那么,请听中央首长是如何评价东山的沙滩和海湾的吧。

  2015年元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党校县委书记研讨班座谈会上,对县委书记们说:东山的沙滩和海湾比三亚漂亮,你们有空可以去走一走,看一看。在座的有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同年6月,刘云山同志专程来东山检查指导工作。中央领导人日理万机,时隔30年,却念念不忘东山的沙滩和海湾,念念不忘东山的谷文昌和木麻黄。这是对东山人民至高无上的赞誉,是无形资产,是东山人民的骄傲。

  再说2016年6月25日,国家海洋局在平潭举办“国际海岛论坛”,东山岛一马绝尘,被评为“中国最美海岛”第一名,南门湾的美景打动了与会评委。

  630年前的明洪武二十年,明太祖朱元璋委派江夏侯周德兴到东山筑城御倭。相传周德兴不谙东山海域风大浪急,忽视海潮侵袭的威力。为了取材便捷,他舍远求近,把南门海湾前面那块阻挡海浪的乌礁石开凿成条石,作为筑城之用。当时有人预言:“乌礁石破浪翻天,南门西门一水连;玉带石上可垂钓,不是城郊变桑田。”南门湾失去乌礁石的天然屏障,以后每年东北季风和台风入侵,掀起的滔天巨浪从太平洋夹带着大量的海沙,咆哮着冲向南门海岸。澳角尾到南门湾一带古时的杨家村、颜家台、柳家巷逐年被大海吞噬。乌礁石的消失,客观上造就了南门湾海沙的存储空间。大海每时每刻,年复一年,潮起潮落,大浪淘沙,使南门湾的海沙变得晶莹洁净。周德兴功与过,自有评说。

  南门湾海沙的堆积,为海洋生物群体提供了栖居环境,海洋生物群体衍生了海洋生物链。沙层——底栖生物——藻类——小虾(土虾)——小鱼(小鱿鱼)——大鱼,这就是南门湾海洋生物链,饵料充足与否与海洋水产资源成正比。据东山海洋水产有关资料记载,在近百年前,全县搬网作业共有110艚,保守估计,南门湾搬网作业船最少有1O多艚,没有丰富的水产渔业资源,何来这么多的搬网作业船?

  昔日的南门湾,陆海相望,车水马龙。搬网号子声,扛鱼吆喝声,“长年”螺号声,小吃招徕声,犹如美妙的天籁之音,故有东山十八景之一“沙浦渔歌琴瑟声”的唱和。

  夜幕笼罩着南门湾,月光银色般洒向海面,是“海鸳鸯”(公鲎母鲎,北方人称“海坦克”)在沙滩上谈情说爱的良好时辰,抓鲎的人说,公鲎是忠贞不渝、痴心不二的好丈夫,危难时刻,它决不会弃母鲎而逃,而母鲎却自个儿拚命往海里游。如果你把母鲎抓走,公鲎会跟在你后面,亦步亦趋,同时愤怒地向你挥动三角棱形尾剑(尾巴),决心与之同生死。公鲎爱情专一的高尚品德,成为东山人的千古美谈。有人说母鲎“没良心”,私自逃跑,其实是对鲎的习性不了解。这个季节,母鲎肚子里已怀有公鲎无数粒的鲎卵,在危难时刻,为了保存下一代,母鲎只好忍痛“丢夫保子”,不顾一切地往海深处游,这是母爱的本能,也是不得已的唯一的选择,人们不要简单理解成母鲎的无情,因为它有可能是公鲎最后的嘱托。

  龟妈妈从海里悄悄地爬到又白又松软的沙滩上,用两只有力的前蹼掏出直径约二十厘米的沙洞,屁股对准沙洞产下数十颗蛋,产完后又用蹼把沙子将洞口封好,再用身体压实,然后绕洞口一周,看不出有什么破绽,才放心洄游到大海。两个月以后,龟妈妈会重游南门湾海滨,它这趟的任务是接龟宝宝回家的。

  完整的生物链,必定有丰富的水产资源。白海豚泅游至南门湾追逐鱼群,它们时而翻跟斗,时而跳高跳远,时而跳海上芭蕾舞,南门湾成为它们广阔的嬉戏舞台。海豚的表演,博得岸上观众的阵阵喝彩声。与此同时,也是搬网“长年”发布围捕鱼群的最紧张时刻。因为海豚的到来,预示鱼群就在前头,这时只要“长年”判断准确鱼群洄游的朝向,一网打上来的鱼获量少说也有几十担。据说海豚是妈祖养的,妈祖叫海豚送财富给东山讨海人,因此讨海人从不惊动它,更不会杀害它。

  拂晓时分,东方鱼肚白。成群结队的海鸥、海燕点缀着天际、天边,它们唱着悦耳动听的歌,开始了新的一天。它们时而冲天翱翔,时而随波逐流,时而俯冲叼食,它们更象一队队义工,把沙滩上的死鱼烂虾打扫的干干净净。南门湾啊!鸥鸟的迪士尼乐园,它构就了海天八景之一“沙际群鸥”的景象。

  潮起潮落,斗转星移。南门湾依偎在铜山古城下,多少悲欢离合、荣辱兴衰的往事,历历在目。

  镜头一: 南门湾海滨的鲂鱼穴,有座真君宫,由于波涛逐年入侵,真君宫危在旦夕。地方士绅沈先生,当年大病痊愈,传说全赖保生大帝赐方赠药。为感念保生大帝救命之恩,沈先生于1929年发动南门澳、澳雅头澳、佬仔澳三澳头渔民及铜山大商户捐资,在真君宫前海边筑建先生公台,作为保护真君宫的屏障。当时,为赶在台风登陸之前完成基础施工任务,沈先生组织10多台水车近百人,日以继夜地把基糟内的海水抽出去,在当时设备和技术落后条件下,其施工难度可想而知。先生公台终于在台风登陸之前完工,保护着真君宫的安全。夏天,先生公台成为泳将们迎浪潜水的跳台。遗憾的是在1985年前后,由于海浪长年侵袭,先生公台一夜之间倾覆了,如今乡人只能在大退潮时在距海堤新建的挡浪台约3米处看到先生公台的基石。

  镜头二: 1945年元月2日午后,一架日本军用运输机在南门沙滩上空盘旋,几次企图拉高升空,但均以失败告终,一头栽在南门沙滩上。东山兵团自卫中队班长孙忠(铜陵石鼓街人)带领一班士兵前往围捕日本飞行员,参加围捕的还有农民、渔民、市民等,南门沙滩上人山人海。孙忠班长为了避免日本飞行员狗急跳墙伤害民众,决定先去“敲山震虎”,将火力引向自己。在距日机约30米处,日本飞行员从机舱里射出一棱罪恶的子弹,孙忠班长应声倒地,热血染红了洁白的南门沙滩,献出了不满30岁的年轻性命。自卫中队立即冲上前去活捉了日本飞行员。东山军民在南门沙滩上的抗战事迹可歌可泣,感人至深。

  镜头三: 东山解放前夕,国民党58师师长洪伟达把真君宫强占为兵役局,有多艘登陸艇停泊在真君宫前的沙滩上待命。从铜山、铜钵等地抓来的4000多名壮丁大部份关押在这里,壮丁剃光头后,再分期分批押下登陸艇送往台湾,岸上的親人扶老携幼,呼天哭地,船舱里的人撕心裂肺,嚎啕大哭。它成为两岸分离不幸的一个缩影。

  镜头四: 1953年夏汛,南门湾鲃浪鳁大发海,搬山网在离岸不远处下网,一网都有近百担的鱼获,整个沙滩撒满了鲃浪鳁。

  镜头五: 1960年6月9日,12级强台风袭击东山岛,古城内外刺桐树多处被连根拔掉。巨浪肆无忌惮地冲上南门湾防浪堤,越过民居。南门澳沿岸的南门大埕、石鼓街、实验小学、大小沙池、水产公司等处一片汪洋,变成水乡泽国。这次百年一遇的强台风,南门澳附近的下寮居民片区,共有22座房屋倒塌,人民群众财产损失极为严重。与此同时,翠云宫、大众祠等也被巨浪夷为平地。

  镜头六: 1962年,在谷文昌书记主持下,县委成立“东山县南门海堤建设指挥部”,由县委副书记王常保任指挥,副县长陈舜宗、城关镇党委书记李景棠任副指挥。指挥部在演武亭召开建设南门海堤誓师大会。 南门海堤工地上:红旗迎风招展,歌声嘹亮,“社会主义好”等歌曲响彻四方;青年突击队每四个人扛着一块大块石压堤;穆桂英战斗队里有孕妇在挑沙护坡;罗成战斗队里有挂着红领巾的少先队员在扛小乱石;黄忠战斗队里有拉板车运赤土的老人。工地上人声鼎沸,一片热火朝天景象。 初夏,谷文昌书记陪同省委书记叶飞视察南门海堤,得到叶飞书记同意调拨30万元做为建堤资金用。1963年6月30日,新的南门海堤抵御了第一个强台风,为保护南门湾一带的人民性命财产安全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镜头七: 在“备战、备荒、为人民”旗帜指引下,南门湾成为两栖坦克部队军事训练场地,坦克时而在海面遨游,时而在沙滩上奔驰。现在铜陵苏峰一路,途经中医院至南门湾渔钩厂的道路,前身便是当年坦克部队为了在南门湾军事演习的需要,而征用大量农地铺就的专用道路,民众称它为“坦克路”。

  镜头八: 金乌西坠,玉免东升。南门湾波光粼粼,白帆点点,休闲纳凉的人三五成群,情侣相偎,青年戏水,幼童蹒跚学步。近百条小竹筏开始灯光诱捕小管(小鱿鱼),海面渔火闪烁,疑是银河落九天。民众和游客纷纷到此享用独特的现捞现煮现吃小管的舌尖之福。

  镜头九: 1994年间,为了不让海沙流失,保护海堤沿岸房屋免受海浪冲刷侵袭,也为了确保建筑工程质量,县人民政府发文禁止用海沙浇筑混凝土,严禁在各海湾滥采、盗采海沙。对违反者,给予相应行政处罚。

  镜头十: 2016年7月29日, 在中国共产党东山县第十三次代表大会上,陈云水书记在今后五年"干好十件大事"中第七条提出:“全岛海湾整治。遏制鲍鱼场违规抢建、海上无序养殖、乱挖盗采海沙等现象……。”又在“主要工作六方面”第五条提出:“……下大力气整治盗采海沙,抢建鲍鱼养殖场现象,把东山得天独厚的生态海湾,纯净海湾,旅游海景保护好”。县委把整治盗采海沙、保护海湾列入党的议事日程,足见县委对保护海洋生态这项工作的重視。

  在中共东山县委第13次代表大会上,县委把“改造南门湾片区,建设铜陵历史文化名镇”列入今后五年县委县政府计划兴办的十件大事之一,南门湾改造的蓝图已经绘就,奋斗的号角已经吹响。近期,我们更看到县、镇、社区干部正撸起袖子加紧推进,进展十分顺利,演绎了一场速度与激情的凯歌,我们对此十分振奋。

  我们期待南门湾的明天更加美好,更加璀璨。


留言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