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资讯网
www.dongshanzixun.com
新闻详情

黄墨卷:心祷——东山人家家户户拜关帝的心灵写照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6-30 17:32作者:黄墨卷来源:《闽南风》2020年6月号网址:https://www.meipian.cn/319die5r


心 祷

黄墨卷


  天刚蒙蒙亮,劳婶就起床了,洗漱收拾停当,在发髻边插上红花,恰好有只“喜鹊’落在院子里的石榴树上,啾啾叫了两声,劳婶笑成一朵老菊。落在院子里的不管什么鸟,劳婶一律叫喜鹊,今天是劳婶的好日子,刚装修完的老屋要“请帝祖”,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劳婶轻轻揭去“红炊巾’,一尊木雕关公,凛然端坐,右手持书,左手抚须,这是关公“夜读春秋”的经典形象。燃一柱清香,奉三碗“红圆”,劳婶虔诚地伏身叩拜。

  这是劳婶第三次“请帝祖”了,第一次在租来的破房子里,请的是关帝画像,印刷品,卷轴上有绳子,也不管什么中堂不中堂,往墙上一挂便日日进香,晨昏叩拜,彼时劳婶新寡,拖着一双儿女艰难度日,用羸弱的肩膀撑起风雨飘摇的家:第二次,已收回出典的老房子,日子渐渐好起来,请本地最出名的老师傅画了关帝像,过胶膜塑封,配上简单的木框,隆重挂在年久朽坏的大厅中堂,劳婶露出久违的笑容;今天是第三次,老房子修葺一新,儿女都已成家立业,而月如她般勤劳持家厚道做人,劳婶怎能不喜上眉梢。

  劳婶是我的邻居,曾经和我家毗邻而居十几年,如今她虽搬回顶街的老屋,两家人依然常来常往。妈妈说,帝祖庇佑,劳婶终于等来了好光景。

  “请帝祖”是东山独特的习俗,家家户户的中堂之上,关帝面如重枣,丹凤眼,卧蚕眉,无论横刀立马还是秉烛夜读,一派正气凛然众所周知,关帝是山西运城人,东山人为何称关帝为“祖”呢?这里头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明洪武二十年(1387),太祖朱元璋的同乡发小江夏侯周德兴受命始建铜山城,并在岵嵝山东面山腰建了关王祠。铜山人自古生于孤岛,以海为田,面临海难与海盗双重生存威胁,他们需要关公这尊保护神,他们更需要关公仁义忠勇的精神力量。年久日深,关帝信仰根植于铜山人民心中。

  清康熙三年(1664),清军攻入铜山(今东山县铜陵镇)。明末清初曾作为郑成功“反清复明”基地之一的铜山,入清以后遭遇了一场浩劫。为断绝福建广东沿海居民对郑成功的支援,清廷统治者颁布“迁界令”,强力推行限时“迁界”,铜山百姓被杀一万余人,所余三万多人被迫迁往漳州、潮州等地,铜山不复“城廓万家罗胜地,舳舻千艘拥连环”的光景,凌虐之下,“全岛遂成废墟”。

  清康熙十九年(1680),清廷统治者宣布“复界”后,陆续回迁的铜山百姓依然被视为弃民,不予登记入籍。因为没有户籍,铜山人饱受歧视,不能科举,不能置业,赋税繁重,民不聊生。当时的漳浦知县陈汝咸怜恤铜山人民的遭遇,向朝廷申请让铜山人民入籍,终于获准,但只允许报一户人家(人员多少不限)。在此情况之下,铜山多老紧急齐聚关庙中商量入籍事宜,议定以“关永茂”为注籍户王,发誓永为关帝后代。铜山人终于结束长达三十余年“无宗无籍”的苦难日子。此事于康熙五十二年载人关帝庙《公立关永茂碑记》,以馈后人。自此,东山岛家家户户供奉关帝,称为祖,关帝从至威至尊的神变成可亲可敬的人。每年除夕夜,吃完团圆饭,人们自发前往关帝庙守岁,俗称“蹲庙角”,挤挤挨挨的人群守着庙门,直到子夜,和“帝祖”一道辞旧迎新,祈祷来年吉祥如意。

  历经岁月风雨,关帝仁义忠勇的精神已深深融入东山人的血脉。东山人常年在海上讨生活,遇落海者,无论风浪多大,必定立斩渔网施予援手。坊间常有外地获救渔民敲锣打鼓前来答谢救命大恩的消息传来,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劳婶的儿子和孙子就曾经父子联手勇救落水游客并拒绝重金回报,一时传为美谈。劳婶说,这都是“帝祖”教化的。

  劳婶虔诚,初一十五都要到关帝庙进香。最近她又给了自己新任务——到庙里求点“香火”,给在外地工作的孙子孙女带在身上,永保平安,再受教化。

  劳婶的家在顶街八口,也就是铜山古城的西门旁。顶街是东山岛历史最为悠久,底蕴最为深厚的老街.全长不过800米,两侧老宅林立,大都是明清时期的建筑风格,小巷幽长,庭院深深。你在老街中徜徉,一抬眼就能与黄道周、陈土奇、唐朝彝、陈瑸、文三俊等历史名人故居遭逢:一个拐角就能与总镇衙、纶章垂耀坊、南溟书院、漳潮巡检司真君宫等文物保护单位邂逅。这些闪亮的坐标,是历史的星星,更是老街的眼睛,注视着后世子孙瓜瓞绵延,光前裕后。值得提的是顶街还巍然矗立着一座“献机纪念碑”,在抗日战争中,东山人民宁死不屈,配合守军,浴血奋战,三次打退日寇进攻;抗日热情高涨的东山百姓还捐款购买架“东山号”战机,支援前线抗日,这壮举直到今天依然令人热血沸腾。关帝仁义忠勇的精神铸就了东山人刚强正直的品格和赤胆忠心的家国情怀。

  顶街的尽头直通风动石景区,关帝庙便在景区内。庙宇依山而筑,面临苍海,坐西向东,居高临下,气势非凡。规模不算恢宏浩大,却有王宫气派,坍墀龙陛、华表僧舍,一应俱全。正殿面阔七间,进深四间,正中央供奉关帝神像,周仓、关平、赵累、王甫神像分立两旁,神龛上挂着据说是清咸丰帝御笔亲书的“万世人极”金匾,左右悬钟鼓。主殿的石柱上悬挂着明武英殿大学士黄道周写的对联,上联“数定三分扶炎汉,平吴削魏,辛苦倍常,未了一生事业”,下联“志存一统,佐熙明,降魔伏虏,威灵丕振,只完当日精忠”。这幅长联概括了关帝一生的丰功伟绩和人格魅力,也由此可见“大明孤臣”黄道周对关帝的敬仰之情。

  黄道周故居就在关帝庙旁,人称“深井”,那是他的出生地,自小耳濡目染,深受关帝精神熏陶,他的刚正不阿,他的气节才华广受后世称道,东山人无不信受浸染。

  劳婶进入大殿才发觉今天朝拜的人特别多,定睛一看,清一色的红帽子,黄马甲,马甲上“忠义”两个大字甚是醒目,原来是台湾信众组团“挂香”来了。东山关帝庙是台湾众多关帝宫庙的香缘祖庙,见证了闽台之间深远的文化渊源。中原的浩荡长风与大海的博大情怀互为融台,形成具有浓厚海洋色彩的关帝文化,而后传播到台湾乃至海外,颂扬着一个不朽的民族精魂。

  劳婶求得香火,寻思着找个合适的时间召回孙子孙女,不想先接到喜讯,孙子在执行任务中表现突出,受到部队嘉奖,这让劳婶喜不自胜。其实,相比老一辈的晨昏叩拜,关帝精神已成为年轻一代永远的心祷,无论星散何方,心中总有一盏长明不息的灯塔。





分享到:
留言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