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资讯网
www.dongshanzixun.com
【文史钩沉】东山香花僧和尚戏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5-31 08:51作者:黄辉全 文/图来源:闽南日报网址:http://www.mnrb.net:88/html/2016-05/31/content_108631.htm

东山香花僧及其服饰


  闽南日报讯(黄辉全 文/图)香花僧是流传在闽南、粤东地区,以做佛事超度亡灵、祝福吉庆维持生计的一个特殊民间佛教派别。为吸引群众,扩大佛事,他们对传统的法事规仪做了许多改革,形式上更加热闹和丰富多彩,内容上更加顺应民众多种信仰的现实。创立于明代时期的“东山香花僧和尚戏”,融佛教音乐、戏曲舞蹈和南少林武术表演于一体进行的道场法事,俗称“东山和尚戏”,2008年11月入选漳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香花僧表演南少林拳


  香花僧独创和尚戏


  “东山和尚戏”讲究唱、念、做、打表演手段,以情、理、艺动人教人娱人。音乐赞调是和尚戏的声,相传源于明朝年间由泉州大开元寺常岌和尚法裔寂静禅师传入。其次是明清时期,铜山海运发达,莆田、泉州商贾云集铜山而传入南音和梨园戏曲。历代香花僧人尝试用民间乐曲改编佛曲或另创新曲,在引腔转接、高低引韵和经词装饰语气上,吸收戏曲传统曲牌精华,与本地民歌相结合,使腔调韵味更具浓郁的地方色彩,板式品种更为丰富,乐器组合更为多样,演奏手法运用更为完善,形成了独具风格的东山香花僧音乐赞调,创作出100多首香花板乐曲,独创香花板《焰口》及大小法会全套唱诵。


  香花赞调分为北赞和南曲。北赞以“禅和板”为主,南曲以“香花板”为主。北赞主要用于功课唱念,多采用闽南语发音,以庄严徐疾低昂、婉转悠扬见长,饶有雍容清雅之风,但曲调较为平稳,板拍比较有原则。赞曲有《炉香赞》《祈祷赞》《药师赞》《赞佛偈》《戒定真香》《伽蓝赞》《祝诞赞》等,常应用于“做醮”“庆成”“开光”“祈安”“谢土”“安龙”“供天”等喜事;“香花板”曲调拍子变化多样,旋律热烈昂扬,跌宕爽快,灿烂活泼,且装饰音和加花音较多。其排场热烈,具有高雅清爽之风。南曲有《水车歌》《三奠酒》《五尊佛》《相思引》《海会音》《大挑》《小挑》等。一般用于“割阄”“引亡魂”“入殓”“超度”“打水湖”“转藏”“打地狱”等白事。


  数百年来香花僧经过众多僧众的传承、发展,流传甚广,北至福建仙游,南至广东汕尾和潮汕地区,东至台湾,西至广东梅州。历史上,东山香花僧分为九座寺派(古来寺)、黄碧派(恩波寺)、开元派(宝智寺)三大流派。


  东山和尚戏在表演过程中,讲究法、乐器配合,如引磐、鼓、木鱼、大磐、大小钹、大钟、碧板、唢呐等。赞调大部分采用小调曲体,调性经常变换,曲尾形成高潮,艺术风格与梨园戏相似。而笛套锣鼓以唢呐为主奏,古朴、幽雅,颇有宫廷音乐风味和唐宋大曲遗韵。由于板式节奏灵活多变,层层推进,又以催奏形式塑造高潮,使乐韵浓烈可闻,达到淋漓尽致的效果,更显得和谐悦耳,深具南派韵味。1955年12月,东山古来院派香花僧正勋、宗麒禅师应邀赴榕汇报表演东山香花僧和尚戏。


  舞蹈和南少林武术表演是和尚戏的内容。至今东山香花僧人在做“和尚戏”中,仍保留一项带有杂技性质的掷锣钹和镖钱等动作刚健有力、技术性强的南少林武僧表演项目。掷锣钹与南音、布袋戏、木偶等一起被称为“民间十八种艺术”。传统表演动作有“转钹”“飞钹”“绕钹”“拿大顶”“耍草帽”“耍球”“托酒瓶”“钻火圈”“高竿顶钹”“踩高跷”等种种高难动作,演出惊心动魄。表演时锣钹或在指上旋转,或被细竹竿顶至空中,或又直立起来。由于耗时长体力消耗大,表演时通常由两人轮流进行。在表演程式上,掷锣钹除开头的“请钹”“推山”“击擦钹”“右轮钹”“抛钹”和结尾的“直如送”“诱包子”为固定顺序外,表演者可随意选择动作即兴表演。表演以打击乐伴奏,由于表演即兴成分多,打击乐则随表演者动作的变化,任意发挥,起到烘托表演效果。


  “打城戏”,香花僧通过武术和杂技表演的打醮拜忏活动。在做功德超度亡灵时,扎一个纸城,寓意亡灵囚于城中受苦,救苦僧人要引渡亡灵出城,最后破城门而入,救出亡灵。表演时以跳火盆、弄飞钹、过刀山等小杂耍节目吸引观众。清康熙年间,东山香花僧参与“天地会”组织,他们闲时为僧,战时是兵。在盟誓结拜等重大仪式必供设象征性的“木杨城”,唱赞宣传反清复明义理,故在“打城戏”中必备一只象征天地会的木杨城“斗灯”进行礼忏。而专为女性设立的人生礼仪宗教舞蹈“打莲池”,源于佛经《目莲救母》的故事。其内容重在宣扬佛教慈悲、劝善惩恶,驱难报恩、敬老孝道的教义。


东山苦菜寺大雄宝殿


  香花僧与南少林


  香花僧以香花、佛事为本,文武同修。作为特殊的佛教派别,香花僧同属临济禅宗。东山苦菜寺从明代建寺开始,习武之风炽热,连绵不辍,收徒仅限于佛门中人,十分注重品行。凡到苦菜寺出家的僧人,要举行严格的仪式,还要跪拜、发誓,且练功地点隐蔽,第一年必须“文武同修”,所收传人择其长而教之,文臣教文,武将授武。在此期间,该寺广授教徒二百余众,文武同修,戒律精严,光扬少室禅林,声震遐迩,有南少林之誉。香花僧练拳讲究“拳路一条蛇”,有四门打、梅花拳、龙虎斗等。苦菜寺第31代香花僧、已故崇麟法师,12岁师从古来院正达法师习武,修炼了四门打、龙虎斗、大马拳、梅花拳、鹤拳、猴拳等拳种,习武六十多年,武技精湛。该寺出土的明代残砖片,刻有“过清源枝头”“授武僧金禅”“少室振宗风而”等字样,再次证明该寺僧人不仅习武,而且收徒授武。它的发现堪称镇寺之宝,确立了苦菜寺在全国寺院中的独特地位。中央电视台《南少林之谜》《寻找南少林》等专题片曾多次深入该寺进行探究。


东山苦菜寺珍藏的南少林资料手抄本


  明朝嘉靖年间,东山香花僧应世佛事,做如来使者,阐扬佛法,以香花作礼,开诸方便法门,做人天功德主。将小隐、大隐修行,带到闹市中做道场。明永历二年(1648年),郑成功屯兵铜山康美信林,置军饷于龙潭山。为筹备军饷,郑成功大肆利用香花僧大搞佛事活动,增加收入,以资助征台,就这样在闽南一带诞生着一支活跃着的香花僧军队。



出土的明代“武僧”残片,为苦菜寺镇寺之宝。


  清康熙三年(1664年)三月初六诏命“迁界”,清军入铜山,摧城焚居,苦菜寺与岛上所有寺庙一起,毁于兵燹,缁素流散,庐舍灰烬。


  铜山乃闽海军事防御要地。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十月,倭寇窜进铜山攻打水寨。倭寇的骚扰,激起铜山军民的强烈反抗,明朝政府派重兵征剿倭寇,名将卢镗、俞大猷、巡抚覃伦、巡按李邦珍、总兵戚继光先后驻守铜山水寨。苦菜寺僧人自发辅助铜山义勇,镖钱抵倭,与铜山水寨将士一道肩负起抵御外侵、平定海氛、保卫祖国海疆的历史重任,为维护东南海疆的安全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香花僧和尚戏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蕴含着东山人的精神价值、思维方式、文化意识以及生活方式,又根植于闽南民间的传统习俗,因而具有较强的可观性、可听性,观看“香花”如同看演戏、听经歌一样。如今,苦菜寺、古来寺、恩波寺、宝智寺全部得以重修,濒临消失的香花僧和尚戏也得以抢救和传承。


文章分类: 文史钩沉
分享到:
留言提交